欢迎来到莆田高仿鞋官网,就要鞋我要鞋




新闻动态

球鞋排行榜:最被高估、最被低估和最好的运动鞋故事

2020-06-23 00:33 admin
球鞋排行榜:最被高估、最被低估和最好的运动鞋故事

 

上个月,在读者投票的帮助下,The Athletic的7位记者组成了球鞋委员会,评选出了有史以来签名运动鞋系列的前25名。

其中,迈克尔·乔丹毫无悬念地占据榜首,科比·布莱恩特(耐克)和安芬尼·哈达威紧随其后,凯文·杜兰特、凯利·欧文、勒布朗·詹姆斯、阿伦·艾弗森、达米安·利拉德、保罗·乔治和斯科蒂·皮蓬、分列4到10名。

第11到第25名的为:文斯·卡特、特雷西·麦克格雷迪、德里克·罗斯、查尔斯·巴克利、科比·布莱恩特(阿迪)、史蒂芬·库里、加里·佩顿、凯文·加内特、沙奎尔·奥尼尔、肖恩·坎普、史蒂芬·马布里、贾森·基德、格兰特·希尔、克里斯·韦伯和帕特里克·尤因。

本周,球鞋委员会的7位记者再次讨论了该榜单,包括哪些是他们最被低估的运动鞋,以及哪些是他们最喜欢的鞋子。

以下内容以访谈问答的形式展现:

球鞋排行榜:最被高估、最被低估和最好的运动鞋故事

 

您看到最终排名有何感想?

乔万·布哈:首先,最终的排名“非常耐克”,在前六名的运动鞋系列中,以及前十名里的八名,都来自勾子一家。当然了,这是有道理的。随着迈克尔·乔丹的崛起,耐克在之后的30多年里,一直在篮球鞋中占据主导地位,但为何球鞋委员会和读者对耐克的评价如此之高,仍然很值得探究。

其次,榜单的前半部分趋向现代化,其中凯里·欧文,达米安·利拉德和保罗·乔治的运动鞋系列(均始于2014年或更晚)排名非常靠前,都排在前12名。我认为,现在拥有13个签名系列、排名第4的凯文·杜兰特,也很现代,所以排名靠前。我对投票的趋势多么现代化感到惊讶,我原以为会有更多90年代运动员的球鞋系列排名更高。

特拉沃纳·爱德华兹:我认为排名非常准确,但还是觉得有一两个不太恰当。

马特·赫维亚:这个榜单很合理,但是安芬尼·哈达威的运动鞋排名居高不下,我对此感到有些惊讶,不过我并不反感。勒布朗的运动鞋设计团队需要再努力一点了。

杰森·琼斯:前十名中大部分都是耐克并不奇怪,但我认为阿伦·艾弗森的鞋子值得更高的排名。锐步的Answer系列是我见过穿过的,最时尚、最舒适的鞋子。很高兴看到哈达威获得了如此多的喜爱,尤其是考虑到他的黄金时代在1990年代,现在的很多年轻人都不知道他在受伤之前真的有多出色。

我也很开心在榜单上看到沙克和尤因。沙克和尤因有我喜欢的一些鞋子,尤因说的他必须“起身并穿上我的白色尤因”甚至成为艾斯·库伯(著名说唱歌手)“Steady Mobbin”的歌词。另外,希望Starbury(马布里创建的球鞋品牌)以后能闯入前25名。也许我老了,我从未喜欢过库里的球鞋。另外,我觉得杰里·斯塔克豪斯的菲拉斯系列应该排在安德玛前。

球鞋排行榜:最被高估、最被低估和最好的运动鞋故事

 

尼克·科斯米德:也许这并不奇怪,但读者调查似乎代表了现代化倾向。前12名签名球鞋中有5个属于现役的球员。这真的就说明保罗·乔治的球鞋比科比的阿迪达斯更好?能举出一款比阿迪达斯KB8更好的PG系列吗?很大程度上,过去的签名球鞋不怎么出现在现代的社交媒体中。凯里的最新签名球鞋和杜兰特的最新款式,不断地吸引着我们的眼球。我只是认为榜单底部三分之二的球鞋值得更高的排名。

沃斯尼·兰伯:如果读者的投票确实是有倾向的,那么查尔斯·巴克利的文化影响一定被普遍低估了。多年来,耐克已经改变了对签名球鞋的运作模式:对于90年代的签名球鞋,耐克精挑细选;如今,耐克有签名球鞋的球星多得多。要知道,保罗·乔治这样的球员正在发布他的第四双签名鞋,这在巴克利时代是很难想象的。

所有这一切都说明巴克利运动鞋在当时有多么珍贵:非迈克尔·乔丹以外的运动员很少有自己的签名鞋,而且巴克利得到了当时主流文化的认可。巴克利绝对具有令人垂涎的场外生活方式魅力,并且是耐克最早的经典签名篮球鞋系列之一,可以追溯到2000年代初期,并且至今仍表现良好。即使在今天,Nike Air Max 2 CB 94仍可以在StockX上卖出475美元的高价。巴克利的签名球鞋系列是最具代表性的签名球鞋之一。

贾里德·魏斯:我内心的排名与最终排名之间存在很大差异,我认为这与我的年龄有很大关系。我的排名主要基于相对于那个时代的设计兴趣和创新,但是由于这是我自己的主观评估,所以我对小时候穿的鞋子有一种固有的偏爱。我最开始穿阿迪达斯的科比8,然后艾弗森,然后T-Mac。可以肯定的是,在耐克和阿迪达斯之间,我会把艾弗森排在第三位,T-Mac排第四,科比系列排名第六和第七。

我对利拉德,皮蓬和巴克利的排名低得多。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,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父母总是告诉我耐克鞋对于我的宽脚来说太窄了,所以我不得不买阿迪达斯和锐步。事后看来,我认为这只是他们在欺骗我,为了不让我知道我们其实买不起乔丹和耐克,这是明智之举。最重要的是,像利拉德、凯里和保罗·乔治等较新的球鞋,对我的意义远远不及我小时候最喜欢的答案系列球鞋、有创新贝壳头的T-Mac 1或冲锋鞋Kobe One。

球鞋排行榜:最被高估、最被低估和最好的运动鞋故事

 

你最喜欢榜单中的哪款球鞋?

布哈:这个名单上我最喜欢的运动鞋是Air Jordan 1,这是我收藏最多的一双鞋。但是这个答案太老套了,所以我会给出我第二喜欢的球鞋、一个非常规的答案:The Adidas Kobe球鞋。这双鞋有点笨重,不如现代运动鞋舒适(比如我的Stormtroopers和Sunshines系列)。但是我就是喜欢它的设计与美感,它的配色,三个条纹的微妙缩进以及运动鞋包裹脚部的未来派风格。它的轮廓简单干净,就像一辆豪华跑车。我知道这双鞋不值得这么高的排名,但是在我心里,他们就是排名很高。

爱德华兹:我最喜欢的球鞋是Nike Air Zoom Flight 95,它是贾森·基德签名系列的一款。

赫维亚:Jordan 3是我的最爱。但是在乔丹品牌之外,我喜欢沙克的球鞋,主要是因为我在五年级打球的时候穿着它们。我现在1米75,所以每次穿沙克的鞋时,我就会想起我曾希望自己长高。

琼斯:Jordan 11是运动鞋的领头羊,是目前最全能的鞋子。无论你是大汗淋漓,还是穿着短裤,牛仔裤和T恤,你都可以穿这双鞋。它非常漂亮,非常时尚,你可以晚上穿着它出去玩。我知道很多夜店都不允许穿篮球鞋,但是Jordan 11是例外,对吧?Concord和Space Jam是该系列中我最爱的两款,但我也有好几个低帮版本。我经常穿Jordan 11。

科斯密德:在这里提名乔丹球鞋不公平。要知道,不管你怎么排名,乔丹球鞋都会霸占榜首。因此,我将选择乔丹除自己的球鞋外穿过的唯一一款签名球鞋——Air Max Penny(Penny1)。乔丹在95年的季后赛中穿着这双鞋打了四场比赛,因为Jordan 11的全黑版本还没完成,他已经因为Concords被罚款5000美元,所以在对阵奥兰多魔术时穿着Penny1,他太坏了。

在我9岁时,哈达威就是我的英雄,他每次上场都万众瞩目。Foamposite系列是他退役后留给我们的“最大的遗产”,Penny 1光滑、凉爽,具有完美的弹跳性能。

兰伯:我最爱Nike Air Pippen Black和Varsity Red。我只记得,因为Air Jordan 12昂贵的价格,父亲妥协给我买了这双Pippen球鞋。为什么它们仍然是我的最爱,是因为当我拿到它们而不是Air Jordan 12时,我没有特别失望。后来,我记得,我在东部弗拉特布什·布鲁克林的街区里穿着它们时,街区上的小伙伴们都被吸引了。我是街区里第一个有着这种像枪一样拉风的球鞋的孩子。

我至今都还记得成为那个“第一”、被同伴们羡慕的满足感。因此,这双鞋一直对我有别样的意义。

魏斯:锐步的答案系列问世时真是惊艳,它最吸引人的地方是中部气泡中的蜂窝状图案,这让我印象深刻,是我至今仍热爱的设计。当阳光照射进球馆时,蓝色的半透明外底会发出绚丽的霓虹灯光泽。鞋带的孔眼非常酷,我喜欢顶部的厚鞋带,这种风格在最近的一些KD球鞋中也得到了很好的体现。

脚趾头和脚后跟处是有着美丽光泽的皮革,显现着鹿皮纹路。很难有这样的看起来不像塑料的有光泽的皮革。

球鞋排行榜:最被高估、最被低估和最好的运动鞋故事

 

哪个签名鞋系列被低估了?

布哈:我已经说过我是科比的阿迪达斯系列粉丝,这是我的首选,阿迪达斯KB8也有着最好的轮廓之一。

但我还有另外两个选择:我认为阿伦·艾弗森的锐步系列应该比凯文·杜兰特和凯里·欧文排名靠前。我还认为特雷西·麦格雷迪球鞋应该排在前十名,领先于达米安·利拉德和杜兰特。凯文·加内特和杰森·基德的签名球鞋虽然设计简洁,但它们的超高热度值得更高的排名。

爱德华兹:最被低估的系列是查尔斯·巴克利系列。

赫维亚:保罗·乔治系列有着过硬品质,但并没有得到足够认可。虽然除了PG 4 Gatorades,没有什么特别经验的款,但它们始终很棒。

琼斯:沙克与锐步的关系很独特。Shaqnosis与任何其他鞋子都不一样:在奥兰多,它当时的颜色非常出色,它的蓝色也很好看。我也是The Pump的粉丝,所以这是一个很棒的复古系列。

球鞋排行榜:最被高估、最被低估和最好的运动鞋故事

 

科斯密德:我会说哈登的球鞋应该榜上有名。哈登2代是一个特别好的款,我并不是说它应该排在前10名或前15名,但是至少也应该上榜吧。

但实际榜单上最被低估的无疑是艾弗森的球鞋。这并不是说他推出的签名系列中的每款都大受欢迎。我的意思是,在修剪草坪或其他穿着Chef Curry 2才能做的事情时,我只穿Reebok Answer 2。但是他的首款Reebok Question在运动鞋文化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,复古配色继续讲述着他的故事。

兰伯:我之前提到了巴克利球鞋应该排名靠前,但还有一个牌子,也是因为时间流逝,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——FILA Grant Hill。希尔当时是一位真正的超级巨星,在90年代中期被公认为乔丹王冠的继承人。他的头两款FILA球鞋像地震一样冲击着纽约街头,每个人都有一双。带有漆皮饰边的Grant Hill FILA 96成了当时人们的必备,由于它的价格远高于合理的价格,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负担得起,因此很难买到。

希尔当时的火热与他作为篮球明星的成功有关,也与他在球场上如丝绸般流畅的比赛有关,还与他的品牌合作伙伴有关(看看他传奇性的Sprite广告你就明白了)。希尔是一个了不起的运动员,他的签名鞋系列也曾十分辉煌,因此现在真的被低估了。

魏斯:看到T-Mac排在前10名之外真是令人惊讶,他的鞋子当时是如此新颖,整个鞋子的斜线图案我从未真正见过。它们极富运动性,让人联想起McLaren F1,这是我童年时代最最前卫的“超级跑车”。它的前三款都遵循了这种美学设计,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牌子。

T-Mac 3s在内部鞋面面板上的条纹设计在我心中占有特殊的位置,看上去与前一年建造的波士顿标志性Zakim Bridge极为相似。尽管在4系列中他们放弃了使该系列如此特别的风格,但较早的鞋型已经进行了足够的创新,因此T-Mac系列应该在排名中占据更高的位置。

球鞋排行榜:最被高估、最被低估和最好的运动鞋故事

 

哪个签名鞋系列被高估了?

爱德华兹:我认为勒布朗的球鞋被高估了。到目前为止,他有17款签名球鞋,只有6款不错。

布哈:我从不是达米安·利拉德球鞋的忠实拥护者。我知道,从舒适性和价格角度来看,它们评价分很高,但它们能排到前10名属实令人惊讶——我认为这是不合适的。如果要在阿迪达斯系列产品中选择能进入前10名的球鞋,我会选择特雷西·麦格雷迪或科比·布莱恩特。除了阿迪达斯系列,查尔斯·巴克利和沙奎尔·奥尼尔球鞋也应该领先利拉德好几名才对。

希维亚:KD的耐克系列对我没有多大吸引力——除了KD 13系列,13代很漂亮。

琼斯:这是艰难的选择。我可以说是KD系列被高估了吧,这主要是因为我个人不喜欢KD系列上脚的感觉,保罗·乔治的鞋子也是这样。还有我觉得库里的鞋子被高估了,除非我是库里的忠实粉丝,否则我真的想不出为什么要穿安德玛。

一双好的球鞋应该是这样——即使你不是这个运动员的粉丝,你也会想要这双鞋。而库里的安德玛鞋做不到这一点。还有其他人记得他们推出的那双护理鞋吗?我猜这本来应该是休闲运动鞋,但它们只让我联想到抹上磨砂膏的医院工作人员。库里球鞋排名不低的唯一原因是因为公众喜欢他。

科斯密德:对我来说是利拉德系列,我很惊讶地看到它们竟然排在了前十名。我喜欢利拉德,他是一个谦逊的杀手,总是很镇静,打球节奏快,风度翩翩。我会希望球鞋能体现出这个运动员的特点,但是利拉德球鞋一点也不像利拉德。他的球鞋似乎太宽松了。

兰伯:可能是麦迪。这并不是他本人的错,因为在他的巅峰时期,他的比赛像其他任何人一样引人注目,包括科比·布莱恩特。麦迪的巅峰期可能没有科比那么久,但是在伤病使他失去了运动能力之前,他可以并且会以当时最好的状态为自己奋斗。

无论如何,他的招牌鞋的失败源于“三条纹”的设计和营销无能。没有特色的轮廓加上缺乏想象力的营销,T-mac系列的发布没有开个好头。麦格雷迪的球鞋在两个榜单中都名列前茅,但他的签名鞋并没有让人印象深刻,这使他的排名被高估了。

魏斯:在我心里,巴克利球鞋名不副实。它们的设计宏大又有力,以匹配巴克利的风格,但我始终觉得外形太注重实用、轮廓设计不够好。我从来都不喜欢CB34的多条纹,也不喜欢耐克在鞋面或外底上放置的气泡,以及黑色皮革的孔——永远黑乎乎的、没有色彩的黑色皮革。近年来,耐克在巴克利的经典作品中进行了一些令人耳目一新的改变,但原始系列本身始终让我无感。

球鞋排行榜:最被高估、最被低估和最好的运动鞋故事

 

你最好的球鞋故事是什么?

布哈:当我有足够的钱去买球鞋时,出于安全和方便考虑,我选择在Nike SNKRS app上购买,因此我并没有排很长的队等待买鞋的疯狂经历。但是,在app上抢鞋可能需要我在6:50或者6:55就醒来,我就半梦半醒地拿起手机,希望够幸运地抢到了心仪的球鞋(有时候,脚大也是优点,大码的球鞋往往买的人会少一点)。我曾经抢到一双UNC Off-White Jordan 1s,但是看到转售价高达1300美元 时,我就转手卖了。我还曾经在一个集市上买到一双Off-White Prestos,但是只有13码,不适合我。

我最意外得到的运动鞋:白色OVO Jordan 10s问世几周后,我去了拉布雷阿的OVO商店。这双鞋线上线下都迅速售罄,但我还是想亲自去问问商店的员工,是否还有库存。一开始,他们似乎对我的兴趣表示怀疑,然后他们问我的尺码是多少,以确认我是否值得他们费力去检查库存。我告诉他们我是14号,而他们剩下一个15号(某些型号我可以穿15号)。我当场就买了它们,然后一口气狂奔到我停在好几个街区之外的车,希望没人看到我手里来之不易的鞋。正如著名的德雷克·斯坦所说,那是一个很酷的时刻,

爱德华兹:在高中时,我曾经逃课,以便在购物中心一开业时就买到乔丹球鞋。星期三鞋子发布后,我就会穿上我买的鞋子回到学校。

赫维亚:我曾经骑着Razr踏板车骑了36英里,在汉堡王的停车场抢了一个人的Jordan 3s。哈哈,开玩笑的。我的球鞋购买故事通常很无聊,而且使我有轻微的焦虑,因为买了球鞋之后就得担忧怎么偿还信用卡了。

琼斯:我从来没有为球鞋做过任何极端的事情。我认为我就像大多数人一样,上网购买,在清仓商店中遇到一双,等等。我的大部分问题都与穿着14号尺码有关。当我在加州上大学时,电报大道的Footlocker商店里,任何我喜欢的鞋子,他们店里都只有两双14号鞋,所以我必须与商店员工们提前沟通以确保我可以买到一双。总有别的人在我之前买到一双,但商店知道我之后,我通常就能买到另一双(这就是我在大学期间对保证买到Air Pippen 2和我的另一些乔丹鞋的方法)。

最近的一次随机购鞋活动大约是在一年前。我当时在加利福尼亚州圣莱安德罗的耐克清仓商店,我绝不会仅仅告诉店员我只是想要一双14号的独特球鞋,因为那样说的话,所有好鞋都被人买走了。这次我就吸取了教训。瞧,这名员工拿出了一对圣诞节版本的LeBron 13。除非问,否则你永远都不知道这家商店藏着什么样的宝贝球鞋。

球鞋排行榜:最被高估、最被低估和最好的运动鞋故事

 

科斯密德:我最好的故事实际上有点无奈。几年前,当Sean Wotherspoon Air Max 1/97 hybrid发布时,我参加了丹佛的一家小型运动鞋店的抽奖活动。他们每个尺码只有一双鞋,所以我知道机会渺茫。然而,在他们公布抽奖结果的那天,他们给我来电,告诉我,我抽中了一双13号的鞋。我简直欣喜若狂。作为一个就像信仰一样热爱球鞋的人,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真的抽中了。你可以说我在撒谎,但我真的是喜欢那双鞋。

但是当我就像过生日一样开心地走进商店时,那家伙跑来告诉我他们搞错了。他们库存里只有两双12号,没有13号鞋。他安慰我说他们的鞋子鞋码偏大,但是13号对我来说已经小了一点了。因此,我转售了我曾经拥有过的最好的运动鞋。

兰伯:我是一个比较温和的球鞋爱好者,我不会为了抢到鞋子熬通宵,也不会在周六的早上5:30就醒来跑去排队买鞋。我的买鞋故事大多围绕着没钱发生。有些球鞋我没钱买,我只好想办法拿钱,包括去铲雪、找家人要等,想尽一切办法。

魏斯:在2018年初,耐克在一个隐蔽的地点开展了一场Sneakeasy活动,给人们有限的时间购物,在那里,可以买到一些限量版鞋子。那时波士顿南区的一个空旷的剧院,耐克租了下来,以介绍一种有着全新配色的Kyrie 4。场馆布置得像2001年的飞船一样,里面陈列着所有待售的球鞋,下方是抽屉。

当你选中了一双球鞋,他们就会用一把金色的钥匙打开壁挂显示器下方的抽屉,从里面拿出放着你所挑中鞋子的金色盒子。我最终选择了LeBron 15 Ghost限量版配色和What The Kyrie S1HYBRID(这是前三个Kyrie型号的组合,奇怪但漂亮)。

微信:go917517 服务时间 9:00-22:00